蹉跎的创业

2016年末,乘着机会离开服务一年半的公司,三个人合伙创业,失败了。说道一下吧,毕竟还是自己的地盘。我们几乎拿到了钱,但终究没能落袋,因为有人怂了,不敢拿钱。最近我经常提醒自己要重视一刹那出现的直觉,因为那很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这次创业失败的真相也曾被我自己的直觉预言过,我却没有相信自己,所以选择合伙人还是得慎重,不能再意气用事。我问过一些人,诸如银联和平安这种大企业大集团出来的人是不是都是草包,没什么能力全靠刷脸?我见过的已经不止一个了。没能力倒也罢了,还没有见识,更没有魄力。这么创业,失败是必然。

后来是咖啡机项目,截止至目前为止多半是没戏了,6月13日去广州可能是我的最后一搏,就算是死,能看着自己死的话还是去看看吧。

这期间一直逼的很紧,工作、生活、财务和精神方面,即将到边缘了。真的很蹉跎,我们不是明星、不是圈内大咖、不是财主,我们还是老实上班吧!

浅谈消费升级为创业者提供的机会

在高谈互联网+的今天,有人依靠“互联网+”从屌丝摇身一变成为高富帅,有人依靠“+互联网”赶上了时髦完成所谓的转型。这是一个似乎不谈互联网就会死的时代,面对BAT和众多独角兽,创业者们不禁感慨这一波创业大潮似乎又要错过了,就像当年错过了股市、楼市一样。

互联网只是工具,它的形态决定了以此工具做生产的行业门槛相对较低,创业也较以往变得容易。长久以来,我国国民因诸如知识产权等因素形成了低消费甚至免费的消费习惯:端游可下载,软件可破解,网游得免费,音乐、书籍等出版物通通不花钱,下载站点遍地开花。09年是我们的移动互联网元年,这一年智能手机在神州大地迅速普及开来,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功能应用层出不穷。那是一个对手机功能无尽渴求的年代,开发者只需要满足用户对于功能的需求即可发布app,稍花心思即可获得大量的安装量和用户,广告收入源源不断。于是大量创业者涌现,依靠开发手机app就能骗到风投,就能成为CEO,这成为了许多创业者的梦。

伴随移动互联网的兴起、诸多互联网大佬和传统实业家们的赌注,各行业都在向互联网靠拢,纷纷开展自己的互联网事业,使软件工程师这一职业成为了人才市场上的香饽饽。不少大学刚毕业的孩子张嘴就问用人单位要5位数的月薪,不给?转身就走,隔壁一定给。于是互联网行业人力成本极高。好在还有大量富有的天使和风投,钱,不是问题。每天虽然有大量创业公司倒闭,但新成立的创业公司依旧如火如荼,各系统平台的app数量持续激增。

过去几年,我们经历了移动互联网爆发式的增长,在激烈的竞争中,广大用户成为了最大受益者。各平台应用商店里的应用玲琅满目,早些年安装和使用app几乎都不要钱,免费是王道,传统IT从业者惊呼看不懂;后来免费几乎成了行业标准营销手段,大量O2O又风起云涌,不但免费,还送钱!再后来,O2O一夜之间尸横遍野,取而代之的是P2P互联网金融,告诉用户不但初次使用免费,长期使用产品还帮你持续挣钱!转眼就是现在了,P2P也不靠谱。大伙环顾四周,似乎身边已经没有荒地待开发,吃的穿的花的用的统统都有人做。可是,是不是别人做了我们就不能做?过去我们经历的是人无我有,现在人都有了,下一句便是人有我优。

这些年我国经济发展突飞猛进,大伙解决了温饱问题后,对物质和精神层面的需求逐渐向优质靠拢,我们都渴望着获得高品质的服务,逐渐开始为服务花钱。应该说向互联网产品付费这一行为早在十年多年前就已经出现在了网游领域。《传奇》和《魔兽世界》这两款游戏都是同时代中的佼佼者,前者充分满足了用户在虚荣方面的需求,后者则是真真切切的品质取胜,二者在网游史上都是成功的典范。

更优秀的服务就需要服务者更多的投入,在多数情况下,免费策略已经无法向高品质服务提供资本支撑,服务收费成为必然。今天,我们再翻看应用商店,同类型的产品中,收费的游戏比免费的游戏好玩,收费的应用比免费的应用体验更好、更贴心。用户对于应用品质的要求越来越高,应用开发者需要思维转型,在有限的人力和财力的情况下,高大全产品只能是无谓地消耗,什么都想做,什么都要做,一个产品里要整合众家之所长,这样的产品必然是漏洞百出,遭用户唾弃。互联网产品的竞争显然要比实体产品的竞争激烈得多,许多人都错误理解了“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句话,“快”是要建立在保证品质的前提下的,如今的市场需求是宁缺毋滥。我们不妨慢下脚步,保持专注,穷尽所有气力把一款产品打磨到极致,把服务做到同行最好,标上1到2美元的售价,这种盈利模式才是真正的“短平快”。近来大伙热议华为,华为如今的年净利润可达366亿之多,任正非坚持不上市,因为上市就会受资本左右,无法使企业在一个领域保持专注,华为完美诠释了专注的力量。

专注并不会拖慢企业发展的步伐,每一次产品的推陈出新都是一次厚积薄发,是质的飞跃。这是行业领导者所应具备的企业品质。所以,拼功能堆砌,已无路可走;拼服务品质,遍地是金!

初为人父

三月中我光荣地成为了一个父亲,我的女儿叫Joey,出生在香港。以往去香港的感受仅仅是和和上海截然不同而已,而这次我却隐约觉得香港的月亮就是没有上海的圆。香港?不喜欢。

女儿出生的时候辛苦了妈妈,产后当天即在医院下床照顾女儿和照顾自己,这里省去吐槽香港公立医院的一千字,总两句话:1.没钱别去香港生孩子。2.公立医院免费给香港市民接生后对母亲孩子照顾不周。

女儿生来将近六斤,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另人感叹。小家伙挺能吃,吃饱就睡也还算好带,只是自打娘胎里就随妈妈是个夜猫子,每天中午到下午呼呼大睡,晚上闹腾到半夜。必须请月嫂啊!月嫂专业,带娃不累。可是月嫂有双休和法定节假日,这可苦了我们做爹妈到了。难得有个周末,不能休息,早晨起床忙到半夜上床,事儿真多。中间难得有休息时间看看电视,我和老婆都回忆起了以前:没孩子的时候,房子里就我们俩,所以生活安排都是我们俩自己。周末可以懒散一点,白天一起出去逛街看电影,晚上吃爱吃的,回家一起看个美剧,日子简单轻松。现如今一家两口变三口,新成员啥也不会,需要老成员并肩照顾,以前的轻松日子真的是到头了,想象我都觉得神奇!也许是我没有做好这方面的准备吧,所以感慨良多。

往后事儿多啦!倒不仅是因为为人父了,更多的原因其实是年龄,是生命的这一阶段。事业得上新台阶,上升期自然要拼,以后也是会有更多压力。家庭也不能不管不问,新角色新任务,新的压力。希望我能赶紧适应,这里里外外的一切,我不扛谁扛?

也谈B2B2C

这个话题先说“互联网”。都说信息技术是第四次的科技革命。既然是科技革命,那么必然是一门普世技术,应当对现有的绝大多数产业都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比如提高生产率、改变销售模式、产业转型等等。那么,就不应该大范围存在“互联网行业”一说。“电力行业”倒是有,可谁听说过“蒸汽行业”?即使是“计算机行业”也不应当存在,应当具体细分。

互联网对传统行业的影响与日俱增,把以往的“消费者”、“顾客”、“客户”通通都变成了“用户”。传统老牌企业经过几十遍上百年的运营积累了大量的“消费者”、“顾客”、“客户”在手,与互联网结合,也就是所谓的“互联网+”,“用户”怎么来?老牌企业当然可以充分利用自身已有的渠道为自己的互联网服务获取“用户”,这些“用户”完成了从线下消费向线上消费的转换。老牌企业如何实现互联网+化?自身建设还是对接新兴的平台市场?目前来看两种方法并存。拿服装企业来说,企业一面自己完成了品牌电商的建设,一面寻求亚马逊、淘宝、京东等平台的帮助。通过多渠道销售产品完成自我品牌电商的宣传;由亚马逊、淘宝、京东等平台增加其品牌曝光率,并向其平台店面导流。

如今创业两个字已经不新鲜,大街上最不缺的就是CEO,其中以“互联网行业”的CEO尤多。做互联网产品创业,第一问痛点,第二问模式,第三问如何获取C端用户。过去两年O2O风起云涌,一批批站起来,一批批倒下。在如何获取C端用户这个问题上大伙居然达成了一致——补贴!补贴就是烧钱,那么钱烧完了呢?用户还会继续使用你的服务么?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那么是不是O2O这个模式不行?我认为行!但不是这么个玩法。O2O应该抓住这个从线下到线上模式的最基本优势,那就是以往都是C去找B,现在是B上门找C。对于O2O来说,提升自我价值的关键点是什么?不是B端资源有多少,而是你掌握了多少挥舞着钞票的C端用户。前文所说,C端用户在哪里?大量传统企业手上多的是。怎么把这些用户变成你的?帮助这些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或者做平台,将这些传统企业接入进来,由传统企业把平台向自己积累多年的C端用户进行推广宣传,这就是B2B2C。

那么问题是传统企业凭什么帮助你这个平台向自己的C端用户销售呢?第一,传统企业实现互联网+化,从长期角度来看必然是帮助企业省去诸多中间环节,节约销售成本,提高资金运转速度,也就是F2C的优点。第二,平台上接入的企业不仅有一家,而是多家不同的企业,如此可实现不同类型的企业彼此之间交叉获客,生产靴子的企业可以通过平台增加自己的曝光率,获得同在平台上生产袜子的企业所带来的C端用户,反之亦然。如此,平台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肩负起过多的获取C端用户的任务,只需要帮助B端企业完成互联网+化,C端用户自然滚滚来。如果C端用户不买账,那么在平台上的交易过程中,可以给C端用户以适当补贴,注意,这个补贴不是由平台出,而是由B端企业出钱补贴给C端用户,比如说服装企业可以说消费者来我平台上的店面买衣服,一律享受优惠折扣,快递免运费。那么C端用户有什么理由不来平台消费?尤其是在现如今这个电商大行其道的时代。

创业者们要思考的问题很多,其中获客问题算是普遍存在的问题,也是最打消人们创业年头的问题。我的的建议是:除非创业者有得天独厚的优势,比如有政策有限量牌照、关系硬,否则B2B2C也许是创业者们的一个上佳选择。

Who am I ?

我叫沉木,一个男的。大学毕业后只身来到儿时向往的地方——上海。

秉着学以致用的想法做了两年糊里糊涂的“平面设计师”。2009年我踏入IT行业,做一个叫做“UI设计”的职业,这一做就是5年,不断地为了成为计算机革命事业的功勋成员挥洒着自己的荷尔蒙,最终迫于生计挥泪告别,走上社会,体验万恶的资本主义——老板给钱,我干活。

2015年,我点燃了那盏早已掐灭的创业煤油灯,这次我希望成为商人。这一年寒风凛冽,我们是幸存者,我们昂首前行。

Audio Player